秋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秋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春晚作为公共服务还处在成长中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57:10 阅读: 来源:秋千厂家

“春晚”作为公共服务,还处在成长中

春晚作为一台联欢晚会,已经做得十分完美,几乎达到极致。但春晚作为一项公共服务,还处在成长之中,其中的问题,需要研究和关注。

一、春晚是公共服务,也是公共资源。

每当大年除夕,虽万家灯火,却万人空巷。因为家家围在桌前,观看“春晚”。热腾腾的饺子,丰盛的年夜饭,小品的欢声笑语、歌舞的锣鼓喧天,欢乐始终挂在老人和孩子的脸上,一年的劳累和辛苦全然忘却,团聚的幸福和美满油然而生。

“春晚”取得的成功,靠导演、靠演员,更要靠国家集中了行政、艺术、文化、科技、经济、国防、外交、宣传等各个方面的力量。说到底,春晚是公共平台,是公共资源,是公共服务。虽然,春晚作为欢乐节日生活的精神产品,被赋予了政治性,但这个精神产品的娱乐性、公益性、社会性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与提供公用基础设施的公共服务不同,春晚作为提供精神产品的公共服务,社会公众具有选择性。物态的公共服务,像自来水、燃气,社会公众每天必用、每天必烧,没有其它选择。但是精神产品不同,社会公众具有完全的并且是自由的选择权。

春晚,一方面依靠巨大的公共资源作支撑,另一方面需要亿万民众的那颗“红心”做支持。如果社会公众不喜欢,如果失去民心,人们会不看这个节目。因此春晚作为公共服务,始终要追求社会公众的满意度。有观点说,现在的春晚只是个陪伴。“春晚”只要在那儿唱着、在那儿跳着、在那儿笑着、在那儿闹着,就好了。春晚可以是陪伴。但不管怎么说,春晚的公共服务属性没有改变,春晚是公共服务,也是公共资源。

二、春晚的服务者,又是春晚的受益者。

在文艺圈里,演员在攀比,你上了多少次春晚,他上了多少次春晚。上春晚的次数越多,占有的公共资源就越多,而占有公共资源越多,演员的名气也会越大。因为有这样的社会影响和宣传效果,所以大家都想上春晚。

有人说演员上不上春晚,或者主持人上不上春晚,是靠导演的一句话。这话有道理,很多时候是靠导演的慧眼,好节目都选上了。但有些时候则是体制的力量、行政的力量。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中国的艺术家作了行政领导,处级、局级、部级都有,越是有名的艺术家职务就越高。演员头上顶着乌纱帽,有哪个导演好意思不让他上台呢?

这事公不公道且不说,舞台上重复着低俗无味的看了添堵的表演风格,重复着看了几十年的呆板僵化的面孔,重复着拉大旗、做虎皮式的没有新意的说教,这耽误了社会公众的节日时间并让大家扫兴,就有问题了。因为扫兴多了、长了自然会失去民心。若大一个中国,应当有更多社会公众喜欢的表演和主持人才。

上春晚,演员的才艺和节目很重要,公众的满意度更重要。如果不是公众喜欢的,长期上春晚,就不是长期服务,而是长期占有公共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讲,“某某演员年年上春晚”,“某某演员上春晚几十年了”,这说法是演员的荣耀,但也是公共服务的尴尬。

三、使用春晚和文化类公共资源,应避免社会公众的非议。

上春晚,即展示了才艺,又扩大了粉丝团队,提升了社会影响力。这种效果是需要成本的,这个成本就是春晚这个公共平台和公共资源。春晚中那些长期占有公共资源的现象,已经延伸到社会生活中的更多领域。

很多演员扎堆跑到国外去演出,国内电视台著名主持人也跑去作主持,当地老外不认识中国演员也不认识主持人,门票自然卖不动,于是有了“花钱演出”,雇佣当地中餐馆老板免费发放门票。演出后请媒体报道,叫成功唱响海外、再造个人艺术巅峰,用“歌声礼赞了世界和平”,真不知道这是唱得哪一出?中国的官艺文化,让奥地利金色大厅变成了金钱大厅、金色OK大厅。去年,政府发文叫停了这样的出国演出,这本身说明了存在的问题,因为如果都是花个人的钱,还需要政府发文件吗?

去年,国家博物馆举办一个私人画展。画家坚持十多年画葵花,把葵花一生向阳、坚韧不拔的精神表现得入木三分。但这展览的规模、装璜、制作,要远比其它名家的画展气派得多,豪华得多,仅展厅就用了六个,到场的中央机关各部门领导和嘉宾几百人,令人不解的是用黄铜雕铸了1400棵铜雕的葵花,在展览大厅形成了一片模仿自然的黄铜葵林、黄铜葵园,可谓大布景、大制作、大手笔。但问题是,占有如此的公共资源,仅凭一个艺术家能够做得到吗?

四、春晚和文化类公共资源,应当面向全体社会公众。

“春晚”举办了32年,为春节这个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增添了欢乐的节日气氛,也成为中国人新的年俗文化和新的节日礼仪。“春晚”在国家定位、年俗文化、艺术形式、节目编排、舞台设计等方面做过太多的尝试创新、积累了丰富经验,功不可没。人们对春晚的期待更加客观和理性。

参加春晚演出的演员,有的可以年年上春晚,有的可能一辈子也上不了春晚。中国艺术领域存在着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类艺术团队和艺术家。体制内的艺术家,可以有中央某团、某院的光环,可以有国家一级演员、二级演员的职称,可以有国家给的创作经费支持,可以毫无悬念地年年上春晚;但体制外的艺术家、地方小团小院,没有国家给的创作经费,没有国家演员的职称,甚至连基本工资也没有,他们能够享有多少“春晚”这样的公共资源呢?

中央提出依法治国和转变“四风”,春晚和其它类似的公共资源,应当更好地面向社会公众,更好地为全体社会公众服务。这需要打破体制内外的壁垒,给予体制外艺术家应有的礼遇和权利。艺术和官场应该有个界线,让更多真正的艺术家走向春晚这个舞台,为社会公众提供更多的鲜活的时代的人民艺术,也分享春晚这个公共资源所带来的社会影响。

(作者为公共服务学者、《公权市场》一书作者)

武隆县旗袍厂家

旗袍设计店

亚麻旗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