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秋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展中贸易伙伴该如何搭乘中国经济快车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1:18 阅读: 来源:秋千厂家

发展中贸易伙伴该如何搭乘中国经济快车

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和第二经济大国而言,玛咖只是一个很小的产业,但秘鲁玛咖对华出口风波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却具有全局性意义——发展中贸易伙伴该如何搭乘中国经济快车?它们的对华经贸目标应该是什么?是中国贸易伙伴的收益最小化,还是本国收益最大化?中国与发展中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关系无论在微观层次还是宏观层次都不是零和博弈。考虑到中国对外经贸中新兴市场所占份额,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对“中国机遇”的需求,发展中贸易伙伴亟待提高其社会和宏观经济稳定性,改善投资软环境。  秘鲁玛咖对华出口风波

秘鲁玛咖(Maca)对华出口风波始于秘鲁出口商协会(ADEX)6月份指责中国和日本 “非法”种植玛咖、盗窃秘鲁生物物种。秘鲁电视台8月17日的一个电视节目使得这场风波急剧升级。这个节目声称,近两年在中国市场上爆红的玛咖很多是从秘鲁走私出口的,秘鲁政府随即以拉丁美洲堪称少见的高效率对此报道作出了迅速、强烈的反应。  玛咖这种原产于安第斯山区的十字花科高原植物号称“安第斯人参”,据说有抗疲劳、补充体力、改善睡眠、增强记忆等多种神奇功效,近年走红中国市场。按照秘鲁外贸和旅游部长马加莉·席尔瓦在8月19日记者会上的说法,秘鲁法律禁止出口玛咖的种子、根茎、标本、自然状态下的产品和副产品或初级加工品,只允许出口果汁、粉末、果酱、饼干、糖果、果冻和颗粒提取物等,因此,中国企业从秘鲁采购玛咖运往中国属于走私行为。而当地电视台的节目声称,中国企业家以游客身份到秘鲁中部玛咖产区胡宁省采购的玛咖多达2000吨,几乎占今年玛咖总产量(4500吨)的一半,然后用卡车运到秘鲁、玻利维亚交界地区非法出境。  秘鲁政府禁止未加工玛咖出口,目的是提高玛咖在其境内加工和增值程度,以求提高出口效益,这种想法本身并不坏,问题是他们的做法是否充分考虑到了客观经济规律和本国农民、中国贸易伙伴的利益?能否奏效?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秘鲁政府禁止未加工玛咖出口,希望增强本国市场控制力,提高玛咖在其境内加工和增值程度,进而提高出口收益,这种期望可以理解。但任何国家的任何增强市场控制力、产业升级目标都应当从实际出发,根据本国经济社会基础和政府管理能力,实事求是,而不能一厢情愿地指望一蹴而就。否则,其产业升级、提高出口收益之举常常会事与愿违,反而损害自己产业已有的市场份额。假如秘鲁政府强行收紧玛咖出口管制,只准农民卖给出价超低的国内垄断企业,在经济上没有必要,却必然人为制造强势企业剥削弱势农民的不公现象,打击秘鲁农民生产积极性。这种情况,几十年来在非洲等众多单一经济作物生产国早已多次发生,没有理由认为秘鲁玛咖贸易政策就不会重蹈覆辙。  事实上,得益于对外贸易的发展,尤其是从中国贸易收益不少,近年来秘鲁经济增长较快,2012年经济增长6.29%,2013年增长5.02%,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096.2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6804美元,通货膨胀率2.86%(在拉美国家中很低),失业率为6%。2010-2013年贸易收支均为顺差,分别为51.62亿美元、92.59亿美元、45.27亿美元和5.2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也在持续增长。2013年底外汇储备656.6亿美元,是2013年进口额(409.9亿美元)的一倍半以上,2009年以来中央财政每年都有几十亿上百亿新索尔(1美元折合2.81新索尔)的盈余。其中,中国已是秘鲁的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秘鲁从对华贸易中受益不能算少;且两国已于2009年4月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10年3月协定生效实施,秘鲁有望进一步提高从对华经贸中的受益。秘鲁目前经济增长、财政收支、国际收支和国际储备状况较佳,对华贸易也是连续数年顺差。在这种情况下,本无太大必要收紧贸易限制,收紧贸易限制反而不利于进一步开拓海外市场。2012年中国—秘鲁双边贸易额137.96亿美元,同比增长9.7%,其中我国出口53.33亿美元,进口84.63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4.6%和6.8%;2013年双边贸易额146.2亿美元,同比增长6%,其中我国出口61.9亿美元,进口84.3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6.1%和下降0.4%,对中国出口下降,其中是否就有不合理干预的因素呢?  如何搭乘中国经济快车  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和第二经济大国而言,玛咖只是一个很小的产业,但这场风波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却具有全局性意义——发展中贸易伙伴该如何搭乘中国经济快车?它们的对华经贸目标应该是什么?是中国贸易伙伴的收益最小化,还是本国收益最大化?中国与发展中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关系无论在微观层次还是宏观层次都不是零和博弈,这两个目标绝非同义词。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与新兴市场经贸增长连年快于对发达国家和地区经贸增长,新兴市场在中国对外经贸中所占份额趋向上升。2010、2011年两年,中国对日本、欧盟和美国三大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贸易进出口、出口、进口三项增长率指标几乎全部低于贸易总额对应指标增幅。以日本、欧盟、瑞士、挪威、芬兰、美国、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为发达国家和地区,其余国家和地区列入新兴市场,则2011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中新兴市场占56.9%,出口总额中新兴市场占52.3%;进口总额中新兴市场进口占61.4%。无论是进出口、出口还是进口,新兴市场在对华贸易中所占份额都超过了50%。  新兴市场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领域所占份额更为重要。由于发达国家和地区多年来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投资,惯于使用常常是子虚乌有的“国家安全”由头狙击中国企业投资,而很多新兴市场热烈欢迎能给他们带去就业、财政收入、出口收入和技术的中国投资,新兴市场所占份额更为显著。根据《2011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截至2011年末,中国在发达国家和地区直接投资存量仅有466.4亿美元,占总量的11%;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直接投资存量3781.4亿美元,占89%。  对于众多后发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而言,与中国等东亚新兴工业化经济体发展经贸合作更加重要。由于产业结构演变等原因,同样的GDP增量,东亚能够创造比美欧更多的原料和能源需求,换言之,能够给后发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创造更大的出口市场。由于东亚等新兴工业化经济体经济增长率高于发达国家,其进口需求增幅优势更为突出了。就对华贸易而言,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二进口大国和进口增长最快的大国,2000-2008年间,世界进口年均增长12%,美国、欧盟27国、日本、俄罗斯 、巴西 、印度年均增速分别为7%、12%、6%、21%、14%、14%(2005—2009年数据),中国进口年均增速则高达22.4%。从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等发达国家,到东南亚、巴西、安哥拉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的贸易伙伴从中国旺盛的进口需求中受益越来越多。去年中国提出的10万亿美元进口计划,更让许多贸易伙伴看到了新的希望。  在投资领域,这10多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对华贸易和中国直接投资拉动。在未来10年里,会有更多的国家,中国投资对它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起更大的作用。而且,中国投资带动它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领域和方式将有所改变。如果说原来这些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靠中国投资带动走出经济停滞状态,主要是在资源开发方面的投资;接下来10年,靠中国投资拉动而实现经济较快增长的国家,将主要靠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以及重大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带动。  中国经济正在为新兴市场创造搭乘中国经济快车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会,中国政府也正在尽力从各方面为发展中贸易伙伴创造抓住这一机会的条件。仅习近平主席7月份拉美之行就大手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金砖国家金融合作在金砖国家峰会上迈出实质性步伐,决定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 、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启动中国—拉共体论坛;宣布中拉基础设施专项贷款、对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优惠贷款、启动中拉合作基金、实施中拉农业合作专项资金等一系列物质资源投入计划;面向人力资源和人际关系领域宣布未来五年对拉美提供多达14400人的政府奖学金、赴华培训、在职硕士、国家政党领导人赴华访问交流、青年领导人培训名额;提出中拉合作五项原则——平等相待、互利合作、交流互鉴、国际协作、整体合作……“南南合作”升级版蓝图已经呼之欲出。  但相关各国究竟能否抓住这样的机会、抓住多少,则取决于贸易伙伴国在提高社会和宏观经济稳定性、改善投资软硬环境等方面的进展,其中消除贸易保护主义干扰极为重要。须知中国位居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最大受害者已近30年之久,而新兴市场正在迅速成为全世界发起实施反倾销之类保护措施最多的经济体。玛咖产业虽小,但2013年中秘双边贸易额已有146.2亿美元,中国在秘鲁的直接投资也已经有了拉斯邦巴斯铜矿等多个世界级项目;而从秘鲁数次限制中国出口商品,到首钢秘鲁铁矿项目折戟,再到近两年在秘中资企业遇到的麻烦,中国与秘鲁在经贸领域的龃龉已经不止一端。而秘鲁这样一个与中国签署实施自贸协定已经4年的国家,尚且采取收紧玛咖出口管制这种多半会“损人不利己”的做法,由此可见中国的发展中贸易伙伴此种问题何其普遍、严重。  商业性经贸往来建立在经济互补性基础之上,各国产业结构不同和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国际分工是永远存在的经济现实,关键在于平等互利。听任本国利益集团绑架贸易政策,甚或戴上有色眼镜对商业事务进行观察和解读,只能干扰本来互利双赢的交易。在新兴市场之中,中国企业的选择性越发增强。而中国政府无论战略上如何重视新兴市场整体,在具体选择重点合作伙伴时肯定也只会优先选择那些懂得双赢的国家。  相信中国和其他相关贸易伙伴都会开展相应调整,抓住由此而来的商机,应对一时冲击。发展中国家在对华贸易中也应确定合理可行的指导思想与具体目标,寻求双赢而非零和博弈。我国政府也有必要寻找合适的案件为突破口,与发展中贸易伙伴政府开展坦诚交流磋商,为我国对外经贸创造更稳定的外部环境,为各方劳动者、消费者创造更广阔的互利发展空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