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秋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俄气将入主吉尔吉斯天然气公司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01:21 阅读: 来源:秋千厂家

俄气将“入主”吉尔吉斯天然气公司

2012年12月19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带着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天然气公司(Kyrgyzgas,简称“吉国气”)高管奔赴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简称“俄气”)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勒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会谈,吉国气就在这场会谈中被“嫁”出去了。

对吉尔吉斯斯坦这个贫穷的中亚国家而言,能源短缺问题十分严重,此番招揽俄气一方面是看上了其庞大的资金实力,更重要的是希望其能为吉国带来便宜而充足的天然气。而俄罗斯心里也揣着自己的“小九九”,那就是希望进一步强化在吉的经济实力。

俄气计划100% 购股

“从2013年开始,俄气将成为吉国气的新主人,不过这绝不会影响国家天然气的正常供应。” 阿坦巴耶夫在新闻会上明确表示,“尽管是国家总统,但我也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公民,我不执著于吉国气的控制问题,而且更为关注如何为国民带来价格合理、不间断和充足的天然气这样的民生问题。”

不过,阿坦巴耶夫坦陈,他仍然希望这个俄罗斯天然气巨头“当家做主”之后,可以在未来5年内向吉国气投资至少6亿美元,帮助改善吉尔吉斯斯坦天然气基础设施状况,包括更新落后的天然气运输网络,以进一步拓宽吉尔吉斯斯坦的天然气前景。

对于阿坦巴耶夫提出的“条件”,俄气完全接受,不过却提出购买吉国气全部股份的要求。对此,阿坦巴耶夫默许了,但他指出吉政府持有的股份可以卖给俄气,但少数私人股份需要俄气自己争取。

据了解,吉国气87%的股份在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手中,另有4.5%的股份由负担着国民养老金和其他福利金的社会投资基金持有,其余的属于私人投资者。“我告诉俄气,如果想100%持股,必须去和少数股份持有人商量。”阿坦巴耶夫说。

据路透社2012年12月24日报道,吉国气高管Turgunbek Kulmurzayev透露,预计2013年4月1日前能完成这笔交易,2月前会公布吉国气私有化的具体细节条款。“如果谈判顺利,仅需要3个月吉国气就能顺利私有化,届时俄气将光明正大地参与吉尔吉斯斯坦天然气田的勘探和生产工作。” Kulmurzayev称。

对于俄气的“聘金”,吉尔吉斯斯坦当地媒体分析认为,为了给吉国气这个负债累累的公司争取到俄气这个金龟婿,吉政府象征性地向俄气收取1美元彩礼的可能性绝对存在。

“我不知道媒体从哪里得来1美元这个数字。”阿坦巴耶夫无奈地称,“不过,俄气的收购价虽然不会太高但也不至于是这个数,目前仅哈萨克斯坦一国吉国气就欠债4000万美元。”

吉国分析师估计,把债务因素排除在外,吉国气的市场价值约在2000万—3800万美元之间。

2012年9月时,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达成一致,同意注销后者将近5亿美元的债务,但作为回报,吉尔吉斯斯坦需要和俄罗斯达成一系列军事和能源合作备忘录。随后10月,阿坦巴耶夫参加了俄罗斯国有大型电力公司俄罗斯水电公司(RusHydro)在吉尔吉斯斯坦北部举办的项目奠基仪式,该公司将于2016年前在此建4座水电站。

俄气是吉能源恐慌的希望?

俄气计划全股购买吉国气的消息一出,立刻掀起了舆论的浪潮。事实上,目前全球鲜有把国家重大战略性资产出售给外国公司并由后者全股拥有的例子,吉尔吉斯斯坦做出这一决定势必会引起反对和质疑的声音。

但吉尔吉斯斯坦当局却认为,俄气“入主”吉国气,能给吉尔吉斯斯坦带来新的能源希望。眼下,由于未付账单持续增加,吉尔吉斯斯坦的天然气供应每况愈下,仅首都比什凯克市就有数十万市民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吉尔吉斯斯坦能源和工业部部长卡尔玛姆别托夫透露,乌兹别克斯坦向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天然气供应骤减。目前,吉国的天然气主要来自乌国,其中大部分是通过哈国这一过境国输送至本土市场,剩下的则是直接从乌国进口至本国南部。

2012年12月9日当周,数以万计吉尔吉斯斯坦家庭的天然气和电力供应中断。这一突发状况是由于哈萨克斯坦没有收到足够的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导致的,哈萨克斯坦保留了自身所需天然气量后已没有余量输送至吉尔吉斯斯坦。

路透社援引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官员的话称:“俄气的到来立刻就能解决基本问题,首先其天然气供应价格比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价格要便宜很多,此外其能在2013年年底前改善国内燃料供应状况。”

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每小时向吉尔吉斯斯坦供应50000立方米天然气,每1000立方米收费224美元;乌兹别克斯坦每小时向吉尔吉斯斯南部供应8700立方米天然气,每1000立方米收费290美元。

眼下,吉尔吉斯斯坦国内暗流涌动,反对派对羽翼未丰的内阁总理詹托罗·萨特巴尔季耶夫颇有微词,称其给国家本就脆弱的和平构成了威胁。自2005年以来,该国两位总统先后在暴力反抗下被迫下台,2010年,前总统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就因无法满足国民基本能源需求被赶下台。

事实上,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对于俄气“入主”吉国气一事非常愤怒,称俄罗斯正在逐步“侵蚀”吉国能源产业,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此,阿坦巴耶夫表示:“我们自身能力不足只会让国内本就糟糕的能源产业更严重,应该从大局着眼,让国民能够在寒冷的冬天有充足的天然气,供热和供电不间断才是国之发展所需。”

湖北挖掘机伸缩臂

重庆小区挡车杆

西安无堵塞潜水泵

相关阅读